缅甸维加斯娱乐集团

当前位置为: > 大六壬 >

大六壬辨疑一

浏览:
辨疑
 
同治己巳年仲春月牧源堂梓
 
数学有六壬,盖即易之支流焉。谓与遁甲、太乙出黄帝、元女者,固谬,或又谓着于汉代,然予考《汉书·艺文志》,惟载泰一、阴阳、风鼓、六甲、风后、孤虚诸卷,无壬籍,至唐《五行志》始载有《六壬杂占》九卷,其六典曰:“六壬局以枫木枣心为地。”自是,宋志载有三十家,则壬学似着于唐宋。然又尝考之《国语》,有伶州鸠对七律,《越绝书》有公孙圣壬午时加南方之言,《吴越春秋》有伍员范蠡日出、日昳、鸡鸣、禺中四课,其加乘龙蛇刑德,一如今世,是其来甚远,固非三代下方伎所能造,而为兵家所藉重也,谅矣。盖尝窃维世大务莫如兵,兵所重莫如借箸运筹。近世士大夫伏处贴括,是唔通显,疲于临池,梁翰击钵搜工者,则贤者也。不肖者,湛耽于六博,而营营私橐心性,嗤为宋学。谶讳、星历,又援宋陋汉。夫古者大司徒六艺立教,而数居一。河之图、洛之书,数之祖也。图主常,故其数极于十,以为体。书主变,故其数极于九以肇用,由是数学则之,有天地盘之用,有三传四课之发动,有三奇六仪、八门、九星之加临,有八将、三基、五福、十精之经纬。盖上世所以成变化,行鬼神,而利物。前民用者,莫大于是。今皆懵为何怪,以跳梁小丑,牵天下之兵,失机昧会,致六七年不克,殛殓也,乃叹埽数专言理之失于偏,而吾儒经术,功用之狭,未必不由于是。吾友张君次功,楚北名孝廉也,尝从袁金溪先生游,九经皆有心授,尤拳拳于宋五子书。尝言:“读西铭万过所注,西铭实能自出手眼。”顾精于六壬之学,当江岷樵抚军臬楚时,曾以重礼聘至幕,倚为左右手。后晋迁庐州时,固邀偕去,次功坚以亲老辞客葛。予始于郡城晤次功,一见倾盖如故。葛杪又移居蜗陬,数从游,因以壬学叩,则曰:“昔人有言,精数不若明理,惜夫一部四子书,吾辈第持为弋荣具。某身经乱离,然后知圣言奇中,有不待蓍蔡而灵于鬼神、捷于卜占者。吾道诚自足也,何数为?”然则次功岂方术流哉?其学甚合宋之纯、汉之博,欲一资当世者,惜自岷樵戎节后,无以礼罗者。及予再三恳,乃出《六壬辨疑》、《毕法案录》二书,则手录其平日课占、案验也。当武昌再陷,次功以壬课先知,遂跳身走袁州,卖卜廛市,及贼至其乡,命心腹卒持重金访聘,而鸿飞冥冥,矰弋安施,衔芦举色,触机泠然。当是时,其乡登甲乙科者多被摧辱奴隶,唯次功免。遂谓其不赴庐州,亦必有先知之者。然次功固非吝于忠者也。盖其时尊人已八十余矣,且其避迹于四方,频频致书嘱家人毋蓄发,毋书顺以负。
我朝二百年,养士之恩,然则是书,盖次功之粗焉者,其精盖有不唯直探徐道符《心镜》、蒋日新《开云观月歌》、凌福之《毕法赋》者矣,易曰:“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又曰:“极数知来谓占。”次功殆由壬学而窥大易之旨乎?善夫!宁人顾先生曰:“占事,知来之术,惟正人可以学。”获是书者,尚其志焉。
时咸丰七年丁巳中秋日,安阳缄三弟吴敦品沐手识于屏蕉书屋之东轩。
 
 
自 序
 
夫易,为卜筮作也。圣人开物成务,利用前民,其忧大,其旨远,而其取义也精,非肤学者所敢窥其阃奥。且筮短龟长,其用有小大之别,避处一庐,寻常细故,何敢妄渎圣经?惟六壬一道,托干支以阐人事,先贤之持赠,与后学之推求,良甚便也。德幸生盛世,不能穷经致用以仰副作人之至意,区区留心小道,愧滋甚矣。夫小道亦非易,易虽推衍数十年,而幼学椠药,长食砚田,不能专攻其业,即袜线之长,未敢自擅。所幸读易之时,偶有一知半解,袭其支流以例之壬课,而辨其疑。间尝试之,幸而获中,不过蠡测之私云尔。今承观察张仲远老夫子不弃刍荛,屡赐清问,并属录稿就正。德不敢违,用是缮写敬呈,其僭妄之罪,尚祈海内诸君子恕之。
咸丰元年仲夏既望日,寿昌次功氏张官德记。
 
六壬辨疑
 
武昌 张官德次功着   男   利溥 虚谷 惠溥 苇舟 编次
监利 彭西林仙园订讹 受业 石谐声心律仝校
目录
一卷
凡例 计十六条
总论
心易说
数从乎理说
刻应说
论行年
占例
条辨 计二十六条
九式起例歌 本《大本》
课目总歌 本《大全》
贵人起例图诀
德煞八种 本《大本》
神煞纪要
节录郭御青先生序
二卷
元首 重审 知一 涉害 遥克 昴星 别责 八专 伏吟 返吟
三卷
三光 三阳 三奇 六仪 时泰 龙德 官爵 富贵 轩盖
铸印 斫轮 引从 亨通 繁昌 荣华 德庆 合欢 和美
四卷
闭口 游子 三交 乱首 赘婿 冲破 淫泆 芜淫 解离
孤寡 无禄 绝嗣 迍福 侵害 刑伤 三烦 天祸 天狱
天寇 天网 魄化 三阴 龙战 死奇 灾厄 殃咎
五卷
九丑 鬼墓 励德 盘珠(附周遍) 全局 元胎 连珠(统连茹、进间、退间) 六纯
 
 
六壬辨疑  卷一
 
【凡例】
一、占事之法,占验之门,前辈皆分类指明,先宜究心,兹取《大全》六十四课,逐条缀以占验,随事注载,不便再分胎产、功名等类。
二、课名多有兼取,须以课象最著及所占最切者为主,其余只可参看。
三、卦主既得,大象判然,易所谓“观其象”,思过半矣。再看类神上下阴阳,此占事之主,尤宜细玩。若卦主爻主不明,则参形杂势,谁适之从,此壬课第一义也。
四、卦象爻象,与所占最紧切者,皆入正议。
五、课象所蕴,可以参观,或非正占,可以兼断,皆入参议。
六、案验详述事后情形,以证课体,有前断已准者,有前断未准者,皆入案验。以见课无不准,但见有不逮耳。
七、课外余论,或比例,载之附议,其援引成语,则归附录。
八、占必焚香,其祷祝时,目中如见先师,方能收敛心神,以赞于神明。尝遇友朋谈笑,偶尔强占,不得已而漫应,万无一准。
九、百人应试,中者难逢一二,好课必少,而来占者,无不欲好,言不吉,则生嫌,强言吉,则近谀,且不吉者,不得因卜而罢考,必中者,亦必揭晓而后明,何卜之有?夫公则生明,龟筮无私,所以前知。德每自占不准,非神不告也,私意在胸,先为之曲解耳。
十、易为君子谋,一切邪谋,万不可占。即正人来占,而事关幽暗,及有伤物命,亦不可明说。或事非紧要,不可屡渎。
十一、是编起例,悉本《大全》、《指南》,所辑要语,不敢妄参臆断,惟前辈言各有当,未便合参,兹特于取用处合集众说,以释其疑耳。
十二、六十四课,前释名义,后列占象,尊录《大全》原本,不过删繁就简,以便览记耳,其辞义未敢杜撰。
十三、课名体格,犹船也。时令神煞,犹风也。船有美恶,仍看风之顺逆为利钝,是编谨择其切用者,为神煞纪要,载之首卷。
十四、六十四课,只取大象,以纲维诸课之体格,不必牵合卦辞,以成武断。
十五、来占者必注其官篆姓名,以为案验张本,或素不相识,只注其姓氏,课体有干阴私,并不注姓氏,以存忠厚之道。
十六、大凶之象,有命自天,占时徒为扼腕。若进退可否,性情刚柔,有人力可回者,则间效愚忠,聊寓劝惩,亦工执艺事以谏之意。但文字鄙俚,不免贻笑方家耳。
 
总 论
 
《周易》论卦主,有成卦之主,有主卦之主。成卦之主,则卦之所由成者,无论高下美恶。但卦义因之而起,皆得为卦主。主卦之主,必其德之善而兼时位者。又有成卦之主,即为主卦之主,则卦之所由成,而又兼德与时位者也。成卦之主,如夬以一阴极于上为主,姤以一阴生于下为主,临取刚浸而长,观取大观在上,是以二阳为成卦之主也。主卦之主,如否之九五,变否为泰,是有德有位而能救时者。成卦之主,即为主卦之主,如泰之九二,能尽臣道以上交,六五能尽君道以下交,二爻为成卦之主,亦皆主卦之主也。
《周易》之论卦主如是,即壬课亦何独不然?如斫轮、铸印、斩关、虎视,以一字为成卦之主,绝嗣、无禄、长幼度厄以四课为成卦之主,润下、炎上、进退联茹以三传为成卦之主是也。又如青龙得水,雀为文德,贵作官星,是为主卦之主。若成卦之主,即为主卦之主,如龙德、时泰、三阳、三光、富贵等课是也。得其主则线索在手。所谓观其彖辞,思过半矣。
王弼曰:“彖者,统论一卦之体,明其所由之主,故相错,可举一以明也。约以存博,简以御众,其惟彖乎?”又曰:“爻者,言乎其变也。情伪相感,远近相取,受恶相攻,屈伸相推,非天下之至变,其孰能与此哉。是故卦以存时,爻以示变。如壬课有以大象断者,即易之彖辞也。有以一字断者,即易之爻辞也。”
王弼曰:“言生于象,故可寻言以观象。象生于意,故可寻象以观意。得意者忘象,得象者忘言,习课不习辞,固无以入其门,然先正之辞,皆所以明象。玩其辞,不可不知其象,而象生于意,得其象,又不可不知神之意。盖神不能言,借象以传之,是在观象者之善会其意耳。”
壬课头绪甚多,最易混目,惟仿易学,寻其卦主以论之,则探骊得珠,自可执简御繁。近来管见如是,愿高明共酌之。
【心易说】
邵子论书贵心易。心易者,变化从心也。古人虽有格局体例以启后学,然事有万变,言不尽意,神而明之则存乎其人。徒泥古方,无当也。如邵子占得革卦,言“今夜园中有女子折花跌足,若明日复有此卦亦如此断乎?”自粤匪犯楚,引避各处,每见反吟、天网刑伤、冲破等课,又有游都、贼符、劫煞并勾、元、蛇、虎克干支诸象,便知有寇。因此转徒三千余里,所过之处,无不遭伤。若在无事时,虽见诸课象,亦可如此断乎?又如铸印课,非仕途人,何有印?杨振声占家宅,断以烧陶为业,亦独类旁通之法也。且不徒占课如此,即《礼记》载孔子梦奠两楹,原吉兆,然世莫予宗,反以凶断。《左传》南蒯得“黄裳元吉”,惠伯以为无此德,不能当此爻,格占必因时、因人以为消息也。
【数从乎理说】
凡物之生,有理而后气形焉。有气而后数限焉。是理为气数之根底也。论理不论数,则无以穷其变。论数不论理,则无以定其宗。邵子《观梅易数》有云,“如饮食得震,震为龙,龙可得而取乎?当以鲤鱼代之。天时得震,则震为雷,冬占亦可言雷乎?当以风撼雷动之类。夜占叩门声,不断借锄而断借斧。盖夜间安用锄,惟斧切于劈柴之用耳。占西林寺额,得山地剥,体用互变俱比和而反不吉,盖寺者纯阳人居之地,而爻象纯阴,则群阴剥阳之义显然也。”推之六壬,一课之中,或吉凶中半,或吉多凶少,或凶多吉少,令人无所适从,总有理胜处决之。
【刻应说】
占断莫神于刻应,亦莫难于刻应。前辈论六壬,以发用在年月日时断刻应。占病看虎鬼临处;占行人看发用墓绝,兼看末传三六合;占数目,休从本数,旺从乘数,相人倍数,死囚从减数。此皆学者所当知也。然而有不尽准者,非法不善也,亦泥而不化耳。如占砚逢太岁发用,可以岁计。占笔墨亦可以岁计乎?占坟宅可以岁计,占花草亦可以岁计乎?如人寿不满百,得寅辰旺相相乘,可许三百五十岁乎?如师旅动以千计,得休囚神将可断五七人乎?此等处,全在因时因事,细参课象以讨其消息耳。
【论行年】
课传,所同也;年命,所独也;故有课传凶而年命得救者,可以转祸为祥。有神将吉而年命刑冲者,反令喜处生忧。往往同拈一时,而占断各异。此因年命为变通也。夫占身视乎命,占运视乎年。命本于所生,而年何自昉?盖天开于子,地辟于丑,而人生于寅。故男年一岁起丙寅,顺行而安。女年取阴阳对待之义,一岁起壬申逆行。此易知简能之理。振古如斯,乃后有变其说者,以男女所生各甲之丙壬起行年,殊属无谓,抑有附会《易经》,而以包字论行年者,空说似精而实凿,皆不可宗。
【占例】
事有当卜者,两可之见是也。有不待卜者,一定之分是也。有动静判然,而卜有定象者,如“潜龙”、“亢龙”之类是也。有进退无常,而卜有疑辞者,如“跃在渊”之类是也。又有凶为吉者,如“大人之否亨”、“大过之凶,无咎”是也。凡此皆观象玩辞之要义也。
【条辨】
问:壬课占断多门,非若专以官鬼子孙为用者,各有把鼻也。甚至一课诸格并见,吉凶混淆,占者已不胜狐疑,更何以决人之疑?
曰:向占每坐此病,近玩系辞“方以类聚,物以群分”二语,颇有会心。盖吉凶各从其类。如家有喜庆事,不止一人欢欣,必有亲朋跻堂称贺,亦不止一身吉服,必有鼓乐喧嗔,彩烛辉煌。虽行路见之,皆不问而知为喜事。又如谳狱一般,斗杀必有器具、邻证户。婚必有媒保书券,不徒决于两造控辞也。夫壬课惟其占断多门,而后可以穷极事变,曲达物情。故四课、三传、正时、年命俱当参看,以辨其类。如占家宅,遇元胎课,未便决其有孕。再看胎财上课否,有生气否,或带天喜血支等煞否,有三两处见喜兆,方可决其有孕余占准此。
问:方以类聚固是,然或干支吉而在一传不吉,或三传吉而年命不吉,将何以决之?
曰:吉凶相倚,未始相离。泰卦不无凶爻,否卦亦有吉爻。天地间因喜致忧、因祸致福者,比比皆然也。占者须辨别出喜中忧,忧中喜来。如占功名,贵朱得地,又逢虎鬼乘旺,往往断吉不是,断凶又不是。须知吉凶互见,各从其类。自有并行不悖之道。如得功名后,或丁忧,或自夭,此吉处藏凶也。又如文王囚羑里,却为西伯侯,此凶处藏吉也。
问:方以类聚,是吉多人吉,凶多从吉否?
曰:吉凶类聚,此已著者也。吉凶微兆,此难辨者也。吉多固从吉,若“合中犯煞蜜中砒”,吉多凶少,却以凶断。凶多固从凶,若“众鬼全彰全不畏”,凶多吉少,即以吉断。
问:课或以局断,或以象断,或以类神断,或以贵神断,或以天将断,纷纷不一果以何者为准乎?
曰:易有卦体、卦象、卦德、卦爻、卦名,其所占亦不一。彖传及大、小象所释卦之辞,或举其全,或从其一或参其半,各以亲切而着明者取之。即如雷以动之,言其象,兼言其德。若干以君之、坤以藏之言其名,兼言基体,亦各有所宜耳。
问:十二神将所属甚多,果知为何物耶?
曰:看所占者何事、何人、何时,则知为何物矣。如同一青龙,占天时则为行雨之神,占功名则为吉神,占病则为煞神。又看其所乘何将、所加何方,乘水则为舟为鱼,乘陆则为车为庙。又看衰旺何如,虎乘驿马旺相则主道路,乘囚死则为病丧,乘官鬼则为讼,亦随时变通耳。
问:课得吉象,知为何吉?课得凶象,知为何凶?
曰:青龙旺相,又得财爻知有进财之喜。若会太常,知有婚姻之喜。合贵神知有功名之喜,凶可类推。
问:神煞轮转,以月数为交卸,抑以节气为交卸乎?
曰:交卸若不论节气,则闰月无神煞矣。盖月数如官之分发某处,节气如官之上任交印。若当巳时接印,则辰时尚属无权。巳时卸事,则午时已属局外,顷刻不可差了。或以月将之过宫论神煞,则又失之太远矣。夫月将者,太阳之所躔也,神煞者,节气之所司也。如火生于寅,不得谓雨水能生而立春不能生也。若亥为月将,特到雨水方躔此度耳。
问:壬课重贵神,但视贵神之吉凶可也?
曰:贵神之吉凶,亦当分别看。如贵德固吉,占病则凶。虎鬼固凶,占官则速。尤当视天将上下盘衰旺生克何如。
问:衰旺以时为断,抑以地为断乎?
曰:时旺如舟遇顺风,地旺如舟行顺水;比旺如远行多伴,不畏欺凌;合旺如妻从夫荣,不畏强暴;四者皆可参看。而时地则尤重焉。如风水俱顺,舟行如飞;风顺水逆,风力胜仍以顺断,风力微则以逆断。若青龙乘寅卯,春占是得天旺,加亥子寅卯是得地旺。天地俱旺,全吉。若乘寅卯加申酉又逢刑冲,虽春占得时,如鱼失水,逢春不跃。若青龙阴神得亥子,则能泄申酉之克而助寅卯之旺。地虽逆而风力胜,一日可行数百里。
问:神将二字,有以贵神为神者,有以天将为神者,果宗何说?
曰:将字从月将而名,神字从贵人而起,似以天盘为将,贵人为神者近是。盖将取将帅之义,所以统众煞也。神取神明之义,所以运用不测也。吉凶所主在神而衰旺则视乎将,神虽尊而将则有权,故吉凶之虚实尤当取决于天将。
问:乘与临何别?
曰:贵神所遇之天将为乘,所加之地盘为临。乘则视天时之衰旺,临则视地利之得失。神将乘临解义如此,非精蕴所在,不必拘。
问:《心印赋》贵人居丑为升堂,居亥为登绛,此专以方位言耳,若遇天盘之亥丑亦可以升堂登绛论否?
曰:同一亥子水,在天为雨露,在地为江河。白虎加亥子为溺水。若遇天盘之亥子,不必以溺水论。当参看别爻。
问:天地盘既不可混,而《心印》独言方位,然则天将可不论乎?
曰:《心印》特举一隅耳。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如青龙加申酉为摧鳞折象,若申酉上加亥子,尚可以摧折言乎?又如龙跃天门,固吉。若亥上见戌,则魁度天门,而又主关隔矣。所谓所学贵乎变通者,此类是也。
问:六壬只有十二支,而天地人物无所不该,不知何缘取象?
曰:六壬如六书,左宜右有,非可以一端取也。如斫轮、铸印、高盖、乘轩之类,象形也。宾主不投刑在上、彼此猜忌害相随,会意也。合中犯煞蜜中砒、来去俱空岂动移,转注也。申为身,亥为孩,谐声也。财官禄马,指实也。子巳相加为死,太常遇破碎为孝服,假借也。且不惟六书可通,亦可通于礼。礼时为大,顺体宜称次之,课之旺相休囚,惟其时也。贵登天门,惟其顺也。君子遇贵则吉,惟其体也。战陈必用虎勾,惟其宜也。常问不应逢吉象,惟其称也。
问:六壬,数也,而亦有理乎?
曰:一部羲经,无非即数以观象,即象以明理,岂有无理之数?
问:做工夫当如何?
曰:学、问、思、辨,缺其一皆不可也。平时要有心得,临事要有天机。
问:何以有心得?
曰:熟看古人条例,细察人情事故,久而疑处生悟,则有心得矣。
问:何以有天机?
曰:人心虚则灵,窒则不灵;静则明,乱则不明,故平日要不离古人,临事要不泥古人,泥则窒矣,上而名公巨卿,下而田夫乞儿,皆以一心应之。若有二三之见,则乱矣。又如作文词意,来者取之,不来者听之。一心强作好文,其机反塞。又如射法不可贪中,只照理而断,其灵不灵,不可设以成心,有成心便无天机。
问:紧要何在?
曰:三传要明其候,四课要辨其位,占断要从其类,吉凶要如其分数,课传年命等处要分开又要联络。此数句须熟玩之。
问:分开联络何说?
曰:其说已见前,请再以医喻。如六脉调和,此无病者也。若非无病与不治之症,必察其何经病、何经好,用药乃效。所谓分开看是也。既知得何经受病,或日渴或头痛,或便溏秘,必有诸证发现,以为证据。所谓联络看是也。故四课三传俱要分开,干为己,干阴为从;支为人为宅,支阴为邻。吉在干则我吉,凶在支则人凶。三传中有初中末,吉在初,则先吉;凶在末,则后凶。四课如作文分股,三传如作言语层次,初学便要讲究,此处一混,终身不得明白,到联络之说,即方以类聚是也,不必赘。
问:分数何说?
曰:所难者此也。如占官知他是何品级,占选举知他是何等第,占财是多是寡,占病是危是死,于此见得确当。便骎骎乎一贯矣。程子曰:“韩信将兵,多多益善。只是分数明耳。”大凡天下事,先要先得明,然后会得通。如治丝然,必理其绪而分之,后比其丝而合之,故一贯之道,其功不在一而在万。不能逐事理会,便要求个一,终是囫囵间混过了。
问:何缘得有定见?
曰:神明降课,如主司命题。其意必有所注,或注上文,或注下文,或注本题虚字,或注本题实字,又或注于无字之处,非可一格求也。须以我之意迎神之意,到处熟时,自然见出一个恰好的道理来。所谓无定而有定也。《程子易序》云:时固未始有一,而卦未始有定象,事固未始有穷,而爻亦未始有定位。以一时而索卦,则拘于无变,非易也。以一事而明爻,则窒而不通,非易也。故心无活法,既得古人七百二十课所断之词,因而断事,亦只是胶柱刻舟,未见其恰中事情也。
问:旬空可填否?
曰:天形圆,地形方,故干之德圆而神,支之德方以静。圆则其数必盈,不满何以能圆也?方则其数必虚,不缺何以能方也?譬如木焉,欲成其方,必削其圆,虽曰天不满西北,地不满东南,究之天包乎地,何所不满?因西北高而天似有缺耳。惟地形方以规画之,则四围皆缺,亦不独东南虚一而有海也。地之缺得天之圆以补之,仍不见其缺,故上旬之空,即有下旬之甲乙以填之,亦犹地缺而天补也。且天地之气,惟虚能化,旬空号曰天中,即《毕法》所谓“喜惧空亡乃妙机”也。凡遇旬空未便断为不好,但凶神喜空,吉神惧空,即填实亦须辨其可否。如空上逢空、源消根断等格,譬之病人脱耗殆尽,虽服参耆,其能补乎?又如问产喜空,空则速;问胎忌空,空则堕;若课传胎财旺相,已着孕兆,而或遇旬空,此将孕而未孕也。一遇填空之期则成胎矣。余可类推。
问:六壬真窍何在?
曰:壬窍与题跋相似,看题之窍须于上下文关处看之。盖窍者虚处也。即人身之孔窍是也。题情每露于虚,神机亦常运于虚,惟虚则灵数则变化莫测,一滞于实,而胶固不通矣。且六壬只十二字是实的,若不于交关处求之,何以能该括万物而各得其情也?诚知交关之说,即可悟以两而化之妙。
问:断课以机,机果何在?
曰:祸福在天,吉凶由人。《易》曰:贞吉,言正则吉,不正则不吉也。《易》曰:无咎,言如此则无咎,不如此则有咎也,除死生富贵自有天定外,一切进退取舍,介乎休咎之间者,仍有人而不可专诿天,故《易》言其象,亦视乎占之者何如耳。
【宗门九式起例歌】
一克贼 上克下为克,下克上为贼
取课先从下贼呼,如无下贼上克初,初传之上明中次,中上加临是末居。
二比用
上贼或三二四侵,不然上克亦同论,常将天日比神用,阳日用阳阴用阴。
三涉害
涉害由于是本家,路途多克最堪夸,孟深仲浅季无取,复等柔神刚日查。
四遥克
四课无克号为遥,日与神兮递互招。先取神遥来克日,无神克与日相交。
五昴星
无遥当向昴星寻,阳仰阴俯酉中神。刚日先辰而后日,柔日先日而后辰。
六别责。
三课无克别责名,刚日先传干合神,柔日支前三合取,中末都来干上神。
七八专 
两课无疑号八专,阳日阳神顺行三,明日阴神逆三数,中末都来干上眠。
八伏吟
甲伏吟寅巳申,六丙六戊巳申寅,六庚申寅已三刑。壬辰壬午亥巳申,更有四壬别立法,日先辰后次末刑。六乙六癸克发用,中传支上未刑冲。余下阴干丁己辛、发传辰上中未刑。
九返吟
反吟有克克初生,理取先冲而后刑;次传如在自刑上,须求破冲是原因。无克取马发为用,中支未干神相应。
【课目总歌】
元首一上克其下,天地得位品物亨。重审一下贼乎上,以臣诤君详审行。
知一上下二相克,择比而用允执中。涉害俱比俱不比,度难归家深浅逢。
遥克神日互相克,蒿矢弹射势为轻。昴宿四课无克遥,阴伏掩目阳转蓬。
别责无克三课备,刚三柔六九为中。八专二课俱无克,日阳辰阴顺逆从。
伏吟天地俱不动,乙癸有克法不同。返吟有克往来取,井栏丑未丁己辛。
三光用神与日辰,时旺将吉万事通。三阳日辰与用旺,日辰贵前贵顺登。
三奇子戌寻大吉,申午辰寅子亥承。六仪六甲旬头发,日仪午逆未顺宫。
时太发用岁月方,龙合财德最为强。龙德太岁与月将,天乙发用致福祥。
官爵岁月与年命,驿马魁常发用香。富贵天乙乘旺气,日辰年命相生良。
轩盖三传午卯子,正七两月正相当。铸印发用戌加巳,戌印巳炉铸太常。
斲轮太冲申上行,卯轮庚斧乙庚欢。引从三传引干支,又有贵引干年吉。
亨通三传递生日,天生地生有两般。繁昌夫妻年为用,德合旺相卦应咸。
繁华贵旺禄马发,干支年命吉将传。德庆天德与月德,干支二德为用先。
合欢日上递干合,吉将三六合用兼。和美专言四课事,各合互合皆为欢。
斩关魁罡日辰用,重土寒门斩关行。闭口旬尾加旬首,又有武阴逆四从。
游子季用又乘丁,再遇天马走西东。三交四仲来加仲,三传皆仲阴合逢。
乱首支加干克干,干加支上被克同。赘婿支临干被克,干加支上克支通。
冲破日辰冲为用,更兼岁月破神并。淫泆后合乘卯酉,狡童泆女此中情。
芜淫三课有克取,交车克下男女争。解离四辰互克上,年命互克亦同称。
孤寡四季之前后,如春巳阴丑寡星。地盘为孤天盘寡,阳孤阴寡三般呈。
度厄三课上下克,上下相克长幼惊。无禄四上来临下,以尊制卑君子凶。
绝嗣四下贼乎上,小人无礼肆纵横。迍福八迍兼五福,吉凶参驳此为名。
侵害日辰六害兼,年命发用最凶残。刑伤干支三刑用,又兼本命与行年。
二烦日月加四仲,斗击丑未此为言。天祸四立绝神用,昨日之干加今干。
天狱墓作死囚用,天罡日本之宫躔。天寇分至前一日,月加离辰发用先。
天网时用俱克日,物孕有损病缠绵。魄化死囚带白虎,干支年用吉凶连。
三阴贵逆日辰后,死囚玄虎时克年。龙占卯酉日兼用,年立卯酉事迍邅。
死奇月躔天罡用,再遇鬼墓事熬煎。灾厄丧吊游魂用,丘墓岁虎伏殃边。
殃咎三传克日因,神将克占乘墓真。九丑子午与卯酉,配合乙戊己辛壬。
鬼墓日辰鬼作墓,鬼克墓覆祸宅身。励德日辰看前后,天乙立在二八门。
盘珠岁月与日时,传课俱全此为云。全局三合之课是,水火木金土中存。
玄胎三传皆四孟,玄中有胎名义深。连珠联茹兼进退,间传顺逆此中论。
六纯十杂兼物类,三传之说最纷纭。
贵人起例图解并歌
己土为贵人,阳贵起于先天坤位。伏羲卦图,干南坤北,古从子上起贵人,顺行丑寅卯巳未申酉亥,至丑止。辰戌为狱,贵人不履;起于子,则午为对冲,亦不用。                     
冲子
不用 甲
癸 巳  午  未  申 乙
狱 不用 辰     酉丙
壬 卯          戌 狱 不用
辛 寅  丑  子  亥 丁
庚   己
甲羊戊庚牛,乙猴己鼠游,丙鸡丁猪位,壬免癸蛇头,六辛逢虎上,阳贵此中求。
阴贵起于后天坤位,文王卦图,坤在西南,故从申上起贵人,逆行未午巳卯丑子亥酉至未止,辰戌与寅不用。
辛 庚戊
壬 巳  午  未  申 己
狱 不用辰          酉 丁
癸 卯          戌 狱 不用
   寅  丑  子  亥 丙
冲申  甲  乙
不用
甲牛戊庚羊,乙鼠己猴乡,丙猪丁鸡位,壬蛇癸免藏,六辛逢马上,此是阴贵方。
六壬体例甚多,虽难记难熟,犹可以渐而致。若贵人月将乃起课之提纲,此处一差,谬以千里。即幸而偶中,心无所凭,何能与鬼神合其吉凶?初学每苦于各说纷纷,无可适从。德坐此病十余年,后得起例,乃有定准,故列于此以释其疑。
《大全》、《指南》皆经名手所定,贵人月将俱遵古法。如贵人用甲戊兼牛辜,只知均配十干,而不知贵人所由。昉转谓课有不全,其实七百二十课何会缺一?不过甲戊庚三干共丑未,六辛一干兼寅午,稍有参差耳。然二十八宿配十二支,亦有多寡,起例如此,何必强同?
月将为本月合神,以太阳所躔度也。命学飞星,六壬用将,振古如斯,乃假托《河图》以为超节,如地理家之用三元,根据《河》、《洛》,大言欺人,其实穿凿无谓。《银河棹》云“错认日躔为月将,谬加天乙乱神祗”,妄肆讥评而不自知其错谬之甚也。《六壬视斯》九门定式条例分明,便于初学。而贵人月将,余初用之,后知其非,学者断不可承讹。

孙建军:法名孙罗军,龙虎山正一教道士,号云阳道人。龙虎山万法宗坛授太上三五都功经箓;净明宗闾山大法院授职上清三洞九天金阙仙卿兼雷霆都司府院事;第三届净明宗闾山大法院奉职八大师。中国周易周易管理中心主任、国际周易研究院院长、中国周易学院院长、中国国际爱心促进会会长、上海堪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